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的香博博

马小倩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好,杰克逊~  

2009-07-09 18:42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走好,我的偶像~ - 拇指姑娘 - i的香博博

“流行天王”迈克尔·杰克逊获得了世人奉献给他的最后一次欢呼。

美国西部时间7月7日午后时分,一首众嘉宾齐声合唱的《治愈世界》的歌声渐渐静默下来,被玫瑰花覆盖的迈克尔·杰克逊的灵柩被抬出了洛杉矶的斯台普斯中心。大洋的这一边,数以百万计的中国网友从哀恸中回过神来,抬头发现时间竟已近破晓。

究竟应该如何送别迈克尔·杰克逊?美国民权领袖、黑人牧师阿尔·夏普顿悼词中的一句话也许提醒了大家——“别纠结于那些伤疤,要关注他人生的旅程。”

“他们叫我畸形人、同性恋者、性骚扰小孩的怪胎!他们说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肤,做一切可做的来诋毁我。”你觉得这是一种控诉还是嚎叫?当迈克尔·杰克逊必须坐在电视机的方盒子里对着空洞、冰冷的机器自白的时候,那个“杰克逊五兄弟”时代在舞台上活蹦乱跳的卷毛小黑人在想什么?那些坐在信号终端的中产阶级、底层劳动者以及社会精英又会以何种方式来接受这样的语言播撒?

在杰克逊死前很长一段时间,几乎全世界都毅然决然地站在了他的对立面。当他不能为商业资本带来丰厚利润,不能继续停留在排行榜上坐稳天王的时候,他在大众传媒的叙述中变得如此古怪、如此格格不入,他成了一个在性取向上令人不敢苟同的怪物。

突然有一天,一切又变了。2009年6月25日,迈克尔·杰克逊死了,摆脱了这个不堪重负的世界,摆脱了这个世界对他的盲从和恶意打击。全世界又开始发了疯地爱着杰克逊,成千上万的人用尽一切方法表示自己对杰克逊多么的厚爱有加。其实,这些赞美他的人也许就是分秒之前还在诋毁他的人,他们身上散发着对同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天真想象。

“当我站在镜前时看着自己,我知道,我是个黑人!”迈克尔·杰克逊对自己种族身份强迫症式的认知肯定不是空穴来风,所有那些关于他的精神分析式的论调也许都对,虽然杰克逊没有生来就是一个黑奴,可他何尝不是现代文明欲望利益体的被缚之徒?迈克尔·杰克逊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产物,资本和大众文化的推波助澜可以创造他,也可以毁灭他,就仿佛我们左右摇摆的爱与恨。

他的死亡暴露了我们的脆弱和伪善,所以一定要想方设法悼念他,这是洗白我们自己的方式,也是社会、传媒、商业力量合法地抚慰和供养文明的方式。

有人说,再见迈克尔·杰克逊,再见1980年代。其实,我们并不需要这样一种矫饰、虚伪的悼念方式,因为我们的80年代是被时间自行毁灭的,我们的好和坏都是我们活下去的借口。

杰克逊对于中国人来说,不过是记忆空旷的草原上留下的一些风吹草动,有谁胆敢说受其影响,那必然是一种不攻自破的谎言,我们繁荣的生活何曾有过一丁点儿杰克逊式的才华、善待和高不可攀。因为我们只不过是买了一盒卡带,看了一段MV,学会了一种伟大舞蹈的笨拙表现方式而已,我们什么都没干,我们只是靠着一些表面甜美的记忆平凡地生活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本来离我们就很遥远,现在只是更加遥远了。(转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